莘村网欢迎您

Posted in 莘村中學 on December 27th, 2010 by xin-cun — 11,558 Comments

莘村网-为莘村海内外侨胞乡亲提供对家乡情感分享的平台.全面展示台山莘村家乡面貌

网址:www.xin-cun.com

给莘村乡亲的一封信 -多伦多莘村同乡会

Posted in 潭洲小學, 莘村中學, 莘村幼兒院 on December 9th, 2010 by friendjulia — 11,177 Comments

乡亲们,干部们:
你们好!我们是加拿大多伦多“莘村同乡会”全体乡亲。你们寄来台山市政府对莘村的“滩涂争议处理”和“南坑知青场地”处理等文件,我们已经收到了,并开了全体乡亲会议。会议中乡亲们对过去的事历历在目,记忆犹新,提供了很多深入资料和有力的依据。大家认为,市府对滩涂和南坑知青场地处理令人失望。为什么市府不理民意,这样处理问题呢?都斛镇府不但没拨乱反正,相反,还处处维护,企图想把莘村的土地长久侵夺!令我们身在海外的乡亲非常气愤。为此,我们希望市府认真倾听了解乡亲们的声音,消除我们疑虑。

以下是莘村同乡会全体乡亲们对“滩涂处理”和“南坑知青场地”的看法和意见:
一、台山市府一九七九年以来界定国家土地,以宪法、渔业法、土地法、农业法和广东省海域管理法来界定由台山市府统一管理。并以国家土地为由,将滩涂的开发权利判给都斛镇府,都斛镇府为赚钱,又将滩涂的开发权卖给商人李崇大,台山市府这种做法,令人费解。
为什么市府以一九七九年后来界定为国家土地?那一九七九年前是不是国家土地?是不是国家新订的?

据我们所知,不分年份,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土内,所有土地是国家的,无容置疑。但是,国家的土地也是用来养活人民的,也是说:国家的土地也是人民的,人民有责任保护它,有权利利用它来生活,来繁衍后代,为何市府把人民扯到与国家水火不容的位置呢?

二、文件陈述一九七九年退潮时露出水面的滩涂已被当地筑成咸围(渔场),这种说法不符合事实。我们很多华侨在一九八零年前都是莘村的农民,它们对此滩涂非常熟悉。除筑咸围外,向东有几百米种水草,再向东有千多米白滩,这地方退潮时都露出水面,为什么说全部筑咸围呢?

三、为什么台山市府将滩涂开发权判给都斛镇府不判给莘村?是不是都斛镇府属国家?莘村不是吗?那商人李崇大又属什么?

都斛镇府是行政机关,国家从没设土地的,都斛镇府干部的一切生活都享受国家薪酬,而莘村呢?六千村民都是农民,他们完全靠着土地来生活,更何况莘村穷人是靠着这个海湾捉鱼来买油盐酱醋、孩子上学费用的,这个海湾是穷人的命根啊!为什么要断他们的根呢?同时,莘村有开发滩涂的长久经验,台山市府为什么不给莘村而给都斛镇府?令人费解。

四、莘村开发滩涂犯了哪条国例?其国例含义我们也很想知道。为什么一九七九年前不违犯?都斛镇府又不违犯?李崇大不违犯?原因何在?

文件说莘村没有土改、合作化,四固定时的海洋依据。莘村自立村以来就没有海洋依据,如果需要的话,为什么政府不发给莘村?

五、莘村开村以来已经七百年,由开始几户人家到现在海内外人口几万人。他们都靠着这个涯海的海湾来生活的,开荒垦田、捕鱼耕种,都离不开这个海湾而生存。七百年的历史经历了无数政府,没有一个政府说这是政府土地,这个海湾对莘村人民来说是非常重要的,没有这个海湾,莘村人民就无法生活,也没有莘村这条村了。

六、我们华侨也想深入了解中央政府“统一开发”的含意。我们想,像都斛镇府这样的开发就不符合中央精神了,发一道圣旨,把农民土地征回私用,又卖给商人去赚钱,而农民无地生活,这样叫“统一开发”吗?三十年前深圳、珠海的开发,国家领导人不是为了自己赚钱的,而是想把广东地区的经济搞起来去带动全国经济,这才是“统一开发”的意义。

七、如果要“统一开发”,我们认为要符合以下的条件:

“统一开发”也即是说大家开发,目的是清晰的:好好利用资源,搞活当地经济,提高人民生活水平。同时在开发前要做好计划和宣传,使当地人民知道开发意义,给当地带来什么好处等。甚至水利问题、环境污染问题、物产损失的赔偿问题、因开发造成劳力过剩的去向问题等,都一一妥善解决才谈得上“统一开发”。相反,肯定会带来社会矛盾,造成纠纷,对社会有益吗?

八、都斛镇府不但没做到以上几点,还害了莘村。在群情激愤下与商人李崇大签合同,把滩涂开发权卖给商人李崇大,而李崇大又将滩涂划断分界给外地人承包,他们筑基塞堤,阻碍海流,令到莘村农田连年歉收,而莘村穷人想出海捉鱼又无海可去,成天无聊聚赌。这样下去造成社会严重问题,前景令人担忧。

九、文件说:都斛镇府一九九二年发文征地,与商人李崇大签订合同,而莘村还种水草XXX亩,李崇大派员工施工,又遭莘村干部组织,非法扣人,又说商人李崇大投资了XX万元等。都斛镇比莘村高一格。居然发文征地就征地,似乎太霸道一些吧?都斛镇府什么都没做过,包括咨询宣传,如何开发,开发后有没有影响当地水利、环境,赔偿,剩余劳力去向……等等,种种情况未解决,莘村人民有没有权生活?有没有权像从前惯例种水草来增收入?

十、都斛镇府不理民意,在莘村村民和干部极其不满下将滩涂权卖给商人李崇大,李崇大派人员去强行施工,员工如奉圣旨一样,霸气十足。莘村干部与群众为了村民利益,在无可奈何情况下去阻止,市府不责怪都斛镇府、不责怪李崇大,反说莘村农民非法,是暴民,这是什么道理?

以上是加拿大多伦多市“莘村同乡会”全体相亲的意见,我们是希望国家安定繁荣,人民生活日益提高的。

对台山市府文件“南坑知青场信访复查书”的几点看法和意见:

1、台山市府对南坑知青场情况复查不属实,令人失望。“南坑知青场”前身不是“都斛农业中学”,“南坑知青场”的前身,是莘村的松林,耕种的田厂,有水地方育秧苗。

2、“都斛农业中学”的校址不是现在的“南坑知青场”的所在地。“都斛农业中学”的校址是“都斛党校”(即南坑水库坝南向东几百米)。“都斛农业中学”办学期间没有办过奶牛场和茶场。奶牛场和茶场是七十年代中期,由都斛公社开办的,“都斛农业中学”撤出时不是一九六八年,而是大约一九六一年春天,开始撤到同丰(即下莘村),两个月后去广海水闸。

3、当时,“南坑林场”指的不是现在的“南坑知青场”,而是由东高椅槐至西水库坝边,南马山边至北大水坑,此地前身是莘村的山岗田,土名:西瓜田、挂环、马山砖窑。南坑水库开始此地渐征为搭民工宿舍之用,民工撤出后,都斛林站在此种竹,故称为“南坑林场”。

4、一九七二年知青下放,开始时是在“都斛党校”(即农业中学校址)。不是文件所说的“南坑知青场”。几年后,由于知青下放人多,都斛公社干部向莘村干部暂借现在的“南坑知青场”地方安置。

5、知青高峰时,都斛公社开办牛奶场、茶场、酒厂,还养过羊。有茶场地方远在南坑水库尾,而酒厂是北坑水库尾,这两地方已脱离原来借用的“南坑知青场”地方。酒厂负责人是楼前李品行;“南坑知青场”其中一名负责人是大楼边李灼伦外父,沙岗人,也许他对此地更了解。

6、知青回城后,本应这地方早就归还莘村,同时,知青下放时毁坏的树林和农作物应得到合理赔偿。但是,当时的都斛公社依仗着那时政治气候,认为莘村不敢出声,不但不归还土地和赔偿,还大肆扩张。

7、在二十一世纪的现在,中央政府已全面纠正过去政治环境下造成的错误。今天的都斛镇府很应该遵循中央的轨道,给莘村人一个公道,把土地和赔偿妥善解决。但是,都斛镇府没有这样做,相反还令人吃惊的,随便划地给商人承包,把水源好的、风景秀丽的地方给外来商人搞山庄、搞别墅,钱落到他们袋中,而农民无地可耕,人民信服吗?

8、“南坑林场”的地方(即东高椅槐至西水库坝、南马山边至北大水坑),南坑水库开始时渐征作搭民工宿舍用地,水库完了几十年,为什么都斛镇府不归还此地给莘村?

9、文件说余焕灵镇长拿走了一九八二年莘村的山林权证,说与上访者提出的不符。原因很多:(1)当时的莘村干部与都斛公社干部怎么想、怎么搞莘村村民是不知道,也绝不承认的,因为那段历史把莘村人民伤得太深了。(2)也有可能上访者了解情况未够深入。(3)除了南坑融水区和南坑坝基属水利部门管,其余都是莘村土地的,历史事实不容抹杀,我们再重提一句,都斛镇一级,国家从没有设土地的,因为他们不是靠土地吃饭的。

10、我们华侨真诚希望有关政府处理好莘村土地的纠纷,我们眼下的莘村,村民无事可做,沉迷赌博,确让人痛心啊。

 

乡亲们,我们的根和你们紧连,家乡每一件事都时刻烘烤着我们每个相亲的心,何况今日是关乎莘村兴亡,子孙后代的事!多年来,你们为着滩涂、南坑知青场土地,不辞劳苦,从不松懈去争取,辛苦你们了。虽然,我们无法有大量时间回乡与你们并肩,但是,我们肯定在加国能做出很多事来帮助你们。因为,多伦多莘村同乡会与当地传媒,记者朋友,华人社团,同乡会,甚至中国驻多伦多市领事馆,都有紧密关系。我们可以将台山市府文件对滩涂和知青场土地的处理,给他们监评!我们也可以整理资料送上网页!甚至,我们还将资料和意见送给领事馆!希望领事馆朋友尽快送到省或国务院断决。

我们相信,以莘村在国内万多乡亲,以莘村在海外万多华侨,以莘村在北美几个同乡会,以他们的呼声,以他们的行动,台山市府和都斛镇府还是讲点道理吧?同时,我们希望以后有关滩涂和南坑知青场土地问题的乡亲来信,捐款和政府有关这问题的文件,都要张贴和公布,我们不能再接受另一个官僚衙门了。因为,就是以前的官僚衙门带来今日的无比的麻烦。张贴公布也带来很多好处:

1、使每个莘村的乡亲都能知道事件的来龙去脉,或者有些乡亲对事件更了解,给事情带来帮助。2、使同样身受其害的邻村也能知道,让他们的村民、华侨都和我们携手并肩。

好了,乡亲们,继续努力吧!这是我们对子孙后代应负的责任,不然的话,他们日后会骂我们是莘村的千古罪人!

谢谢!

加拿大多伦多市莘村同乡会全体乡亲敬上

盖章:台山莘村同乡会加拿大多伦多

TAISHAN SHENCUN VILLAGE ASSOCIATION TORONTO CANADA

二零一零年十一月

莘村華僑的心聲

Posted in 潭洲小學, 莘村中學, 莘村幼兒院 on June 17th, 2010 by xincun — 10,993 Comments

海外華僑莘村人於6月13日獲消息: 家鄉莘村管區發生一場官民糾紛事件。據說是源於村民要求還地於村民的民生焦點問題,擴大引起大批警車, 防暴警察入村拘捕, 傷人。 至今, 仍有八十歲老人重傷住院。 家鄉素有“文明之鄉”美譽, 發生這樣的事情, 令人痛心, 遺憾!

胡總書記說, 和諧社會,公正廉潔, 全心為民, 建設家鄉。 莘村幹部,村民應該依此為宗旨,平心靜氣,共同商討, 解決問題。

据我們老華僑所知, 莘村周圍的馬山, 狗山, 南坑尾一帶, 水草灘乃至七盤山, 大王廟等, 幾百亩土地, 的确是老祖宗的財產。 我們老一輩華僑, 從小就在這塊祖祖輩輩傳下來的土地里謀生。

改革開放三十多年了, 家鄉人依然天天為油、盐、柴、米、酱、醋、茶 發愁, 耕者有其田。 就從客觀制度, 人道上都應該有莘村村民的謀生權利。 也是天經地儀的。 土地就是農民的命根子。

祝福窮人生活改善。 祈願,莘村干民團結, 秉公辦事, 公正廉潔! 莘村明天會更好。

--- 海外華僑莘村人